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

热门关键词: 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

青城山下白素贞,徐瑜便摇头晃脑地说

日期:2020-01-20编辑作者:文学天地


  明朝天启年间,熹宗皇帝年幼无知,宦官魏忠贤一手遮天。一时间,阉党横行,官场腐败,民不聊生,社会矛盾空前激化。
  安徽省南部,长江北岸有一座山。名曰:天柱山,天柱山东麓有一座小村庄,名曰:徐家庄。徐家庄的东头有座小寺,名曰:云中寺。因年代久远,寺里墙壁的白泥片片剥落,给人以凄凉的感觉。寺里只有一个老僧,法号:云海。因寺里香火不旺,云海虽然年近七十,且耳聋眼花,腿脚不便,但每年春天仍然要云游四海。
  云海走后,便将寺庙托付给村里的一个秀才徐瑜看管。徐瑜家境贫困,上有七十多岁老母。自己年已三十,尚无娶妻。急的老母终日愁眉苦脸,哀声叹气。可徐瑜不管这些,终日“四书五经”,一副呆头呆脑的样子。每当老娘唠唠叨叨时,徐瑜便摇头晃脑地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气得老娘叹息自己命苦。
  云海走后,徐瑜便住进了寺里,每当夜幕降临,那琅琅的读书声便从昏黄的油灯下传出窗外,溶在湿润的空气里。直到东方发白,书声才止。
  光阴荏冉,转瞬到了三月十五。
  这天夜里,大约二更光景,徐瑜读着读着忽然感觉有些闷热,遂起身走出寺外。天空没有一丝云彩,显得格外高远,月光如银般泻在地上,虫子在草丛中自由自在地鸣叫着,一阵凉风,徐瑜顿然觉得心神一爽。索性踏着月光独自走走。
  寺的南角有一个小池塘,四边青石围成,石间几棵垂杨袅袅亭亭,如出浴美女,对镜梳妆。徐瑜信步走来,见一女子在一树下掩面而泣。徐瑜上前低声问道:“请问是谁家的小姐,半夜在此啼哭,一定受了很大冤屈,能不能对小生一叙,或许能帮助一二。”
  女子抬起头来,满面是泪,犹如雨后梨花,“多谢公子相问,小女子是前村胡礼的女儿,名叫小青,因父母嫌贫爱富,把我许给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财主作妾,近日就要过门,小女子誓死不从,想一死了之。”说完嘤嘤而泣。
  “小姐休要胡思乱想,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呼?不妨先到小生住处歇息片刻,再作商议,不知意下如何?”
  “如此,打搅公子了!”
  徐瑜带着小青走进寺内,借着灯光一看,原来一绝色佳人:两弯柳叶眉,一双含情目,发如春山,面若凝脂。
  徐瑜顿然如醉如痴,心想:不是嫦娥下凡,便是西施再世,所谓的颜如玉也不过如此,若把这样的美人嫁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真是罪孽!徐瑜说:“小姐既然不想嫁给那老头,一定有心上人了?”
  “小青虽居邻村,但久闻公子美名,每念及拜访公子,无奈男女有别。今夜有幸遇着公子,若不吐心声,恐怕再无机缘了,若公子垂怜,小青感激不尽,愿日夜侍俸左右,若公子不肯,小青只有一死,以图来生了”说完低下了头。
  徐瑜激动不已,如此美丽如此痴情的美人若能成自己的妻子,实三生有幸。于是他说:“徐瑜何幸,受小姐垂青,只是老母在上,等明日禀明老母,再作定妥。何如?”
  “公子所言不差,但过了今夜,小青恐怕难见公子了。”女子一边说一边又哭起来。
  “此话怎讲?”徐瑜疑惑地问。
  “小青回去以后,还能回来吗?”小青泪眼望着徐瑜:“今生无缘,修炼来世吧!”说完就要离去。
  徐瑜激动地抓住小青的手:“小姐慢走,徐瑜就是背上不孝罪名,也不能辜负小姐一片真情。”
  小青破涕为笑,把头轻轻靠在徐瑜的肩上。
  一股异香钻进徐瑜的鼻孔,徐瑜顿觉血流加快,不能自持。
  小青轻轻为徐瑜脱下衣裳──
  徐瑜顿觉腾云驾雾,飘飘欲仙了。
  “官人,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小青动情的说。
  “娘子,我会尽心爱你,尽力保护你,不让娘子受半点委曲。”
  从此,小青白天为徐瑜作饭、洗衣。傍晚陪徐瑜读书、作文。
  日子过得平静而甜蜜。
  
  二
  一天中午,徐瑜正埋头读书。突然乌云滚滚,霹雳阵阵,只见小青惊慌失措地跑进来,躲进徐瑜怀里:“官人,救我!”
  徐瑜一把抱住小青说:“别怕,有我呢!”
  接着,一股闪电从门外直袭过来,火龙一般,上下翻滚,左冲右突,小青大惊失色,露出了下面的尾巴。
  徐瑜一惊,想把小青推出去,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爱战胜了一切,他没有这样做,他想起了小青对他的爱,那是一种超然的爱。
  雷电静止了,不知是无法下手,还是被他们的真爱所感动。
  小青满脸羞愧对徐瑜说:“官人,对不起,我没有恶意,实在是太爱你了,我这就走!”
  徐瑜默默无言,摇摇头。
  小青一下跪在徐瑜跟前,泪流满面:“官人,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今生无以为报,只有来世了,我走后,你要多多保重───”
  徐瑜一把抱起小青说:“你我虽为异类,但没有异心,你我互敬互爱,心心相映,娘子,你不能走,我没有嫌弃你───”
  “官人真是天下第一个好人,如果刚才官人将小青推出,小青将会遭受灭顶之灾。死无葬身之地了。小青的眼力不差,这辈子死而无憾了。”
  从此他们又开始了平静而甜蜜的生活。
  一天夜里,俩人做爱后,沉浸在幸福之中,小青突然问:“官人,如果有一天小青死了,你会想她吗?”
  “娘子是不灭之身,怎么会死呢?如果你真的死了,我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娶妻了!”
  “官人是老实人,心地善良。对小青如此恩爱,小青感激不尽。小青已修炼五百年了,不久就要得道,但老天无眼,官人这样的好人竟终生不仕,我要用我五百年修炼换取官人的五十年官位。以报官人的大恩大德。”
  “如果以娘子五百年修炼换我五十年官位,这官不做也罢了,我宁愿与娘子白头偕老,男耕女织,生儿育女。”
  “小青所放弃的,只是五百年的过去,官人所获得的将是五十年的将来,这样值得,再说,如其虚无的成名成仙活一万年,何如实在的为情为爱活上一天!”
  “娘子说得好,荣华富贵也是过眼云烟,徐瑜又何必放弃眼前的幸福,而去追求缥缈的未来?”
  “官人不知,如果我放弃五百年修炼,官人不仅得到荣华富贵,你我仍然可以白头偕老。”
  “此话怎讲?”徐瑜迷惑不解。
  “等一会儿,我把珠子吐给你,你吞下,躺在床上不要动,不管外面有何动静,不然,我俩性命不保。明天一大早你到后山上石崖下找到我的尸体,把她埋在你家的祖坟傍,今年,你进京赶考,状元非你莫属。”
  小青把珠子吐到徐瑜嘴里,徐瑜顿觉全身清爽,神通万里,心游八荒。读过的书一页页在大脑里展现,并且越来越清晰。
  小青走出门外,一会儿,便听到窗外小青的凄惨叫声。
  徐瑜泪如泉涌──
  
  三
  皇上看了徐瑜的文章,感到心清气爽,精神振奋。御批;“天下无双”。徐瑜也就理所当然地中了状元。
  随着年龄的增长,熹宗皇帝也越来越成熟。无奈魏忠贤一手遮天,阉党横行,网布全国。官场腐败,民不聊生,他也深有感触,想整治史治,但又力不从心。皇上看徐瑜不仅才华横溢而且为人正派,遂有心重用,派徐瑜接任“山东布政使”,并密赐一折手喻,以备急需。从此,人称:徐布政。
  徐布政第一次升堂,就有人击鼓喊冤。
  衙役将喊冤者带进堂来。
  只见一中年汉子,从堂下一边瞌头,一边爬上堂来:“青天大老爷,为小民做主啊!”
  “堂下何人,有何冤屈,慢慢道来,本官为你做主!”
  “小人刘得草,山东泰安县人氏,小人状告泰安县令吴新干。五年前,吴新干在泰安县要为魏公公选美,看中了我十六岁的女儿,我女儿不肯,他们竟将她活活打死,我妻子知道后,找他们说理,也被他们打死了,小人告了五年状,竟无人受理───”
  没等刘得草说完,徐布政气得满脸通红:“朗朗乾坤,竟有这等事!来人啦,传吴新干!”
  这时,一个衙役上前对徐布政说:“启禀大人,吴新干正患病在身,不能到堂,请大人改天再审不迟”
  “两桩人命,五年未果,一拖再拖,我们对得起皇上,对得起老百姓,对得起良心吗?”徐布政越说越激动;“吴心干就是死了,今天我也要见到他的尸体!”
  两个差役只好离开了大堂。
  一会儿,吴新干大摇大摆地走上堂来供手道:“徐大人,下官有理了!”
  徐布政大怒:“吴新干,见了本官,为何不下跪?”
  吴新干把头一昂说:“我乃朝庭命官,为何向你下跪?吴某人今生只跪两个人,一、皇上,万岁,二、我干爹,九千岁。其余,免了!”
  “此乃大明大堂,国家象征,圣上象征,我代表皇上审你草菅人命,你一介罪犯,还不下跪!”
  “徐大人,你身为朝庭命官,可不能信口开河,说我草菅人命,你得有证据啊!否则,我告你污陷下官!”
  “刘得草就是证据!”
  吴新干轻蔑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下的刘得草说:“原告可以作证人?当事人的话可以作证据?我不知道你这样的才能怎么蒙过了皇上。皇上太年轻啦!徐瑜,你小子当官没三天,就不不知天高地厚了,老实告诉你,这么多年来,我所经历的布政也有七八个了,他们谁问过了这件事,谁敢问这件事?我干爹说了,这天下与他老人家作对的人还没出世!”说着,吴新干竟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徐布政呆坐在大堂上,脸色苍白。挥挥手让衙役们退下。
  良久,徐布政走下堂来,牵起跪在地下的刘得草。
  刘得草泪流满面,说:“徐大人,你真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啦!今天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天是这样的黑,老百姓除了寻死,还有什么办法呢?大人,这冤我不伸了。我也不能连累大人呀!”
  徐布政心里一激动,两行热泪涌了出来:多善良的百姓,受了这样大的冤,还替别人着想,为什么这样善良的人竟遭如此横祸,这是什么世道!于是,他对刘得草说:“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如果不为民做主我做这个布政使干什么?那不是上负天恩,下负民心吗?现在最要紧的是找一个证人,只要有了证据,我就不信治不了他吴新干。这毕竟还是皇上的天下。”
  刘得草热泪盈眶:“徐大人,这事我们庄里人人都知道,但是谁敢出堂作证?”
  徐布政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不要伸张,我明天一人私访你们庄上,也许能找到一二个证人。”说完,徐布政还在刘得草耳边低语了几句。
  刘得草忙又跪下,对徐布政连磕三响头。
  
  四
  徐布政身着百姓衣冠,挑着一付货担,装作一乡间货郎,来到了刘家村。村西大槐树下有一家门开着,徐布政走了进去,见一老太太正在缝补衣服,徐布政便笑着问:“老大娘,要点什么吗?”
  老人抬起头看着徐布政说:“要的东西可多了,只是少了钱大爷。”
  徐布政知老大娘是个开朗的人,便问:“刘得草是你村子里的吗?”
  “哎,你提起他,我这心都痛,惨啦,一个老实人家,遭这样的灾,老天无眼啦!”老大娘说着竟流下泪来。
  “他家遭啥灾啦?”徐布政故意地问。
  “还不是那个什么公公,一个太监选什么美,那不是糟蹋人吗──”老太太正说着一个中年汉子走进来,说:“妈,你唠叨什么呀,你老人家不想活了,我们还想活呢!”
  徐布政笑着说:“这位大哥,谁有这样大权力不让人活啦!”
  “听口音,你是外乡人吧,我们这里的吴县长谁人若得起?九千岁是他干爹呢!九千岁你知道吗,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
  徐布政想:这魏公公不倒,老百姓还有日子过吗?
  这时,一个老大爷走了进来,大声道:“听说,徐大人、徐青天到了山东,这下咱山东的老百姓该有日子过了!”
  “大爷知道徐大人是个清官?”徐布政故意问。
  “知道,知道,泰安老百姓都这样说,这下刘得草家的冤该伸了。”老大爷非常高兴。
  “可我听说徐大人正在为刘得草的案子发愁呢?”
  “徐大人发什么愁?”
  “徐大人要治吴新干的罪,但没有证人呀。”
  “徐大人要治吴新干的罪,泰安人都是证人,谁不知道这件事?”
  “可没人敢作证啦!”
  “那是过去,没有清官,作证的人不但扳不倒吴新干,自己还落得个家破人亡,谁愿意?这次不同了,有徐大人为老百姓作主,如果徐大人找到我,我可以为刘家过堂作证。”
  “请你老跟我走一趟。”
  “你是──”
  “我就是徐布政。”
  这时刘得草进来了,见到徐布政,慌忙跪下。其余三人,一听是徐大人,也都跪下。
  徐布政慌忙扶起二老:“折杀徐瑜了!”
  徐布政带着刘大爷悄悄离开了刘家村。
  
  五
  “升堂──,啪!”徐布政一拍惊堂木。
  “威──武──”这次徐布政新换了一批衙役。
  “带杀人犯吴新干!”徐布政再拍惊堂木。
  两个公差把吴新干带上来。
  吴新干依然昂首挺胸,轻蔑地看着徐布政。
  “跪下!”徐布政再拍惊堂木。
  “徐布政,你会为你今天的行动付出代价,你会后悔的!”吴新干依然昂首挺胸。
  “吴新干藐视公堂,先给我打二十大板!”徐布政怒道。
  早有几个彪形衙役把吴新干按倒在地,啪、啪、啪──
  一阵板子打得吴新干呲牙咧嘴,喊爹叫娘。
  “吴新干,你知罪吗?”徐布政问。
  “下官不知。”
  “你打死刘得草的女儿和妻子,还想狡辩?”   

一日,许仙趁法海不在寺内,就找个机会逃回家去了。可一进门,屋内空空,不见白娘子和小青,他伤心地流下眼泪。他担心法海再来找麻烦,就连夜返回杭州。

“我找三生镜,只是为了让你记起我。”小青不同往日的嘻嘻哈哈,含情脉脉的望着他。

小青一听,冲着法海骂道:“你这臭和尚,好端端的夫妻被你拆散,你才是妖精。”说着,小青就拔剑向法海刺去。三人便大战到一起,打得难解难分。

“姐姐……”小青红了眼眸“我想借月老的三生镜一用。”

第二天,许仙来到她们住的地方,白娘子和小青准备了酒席答谢许公子。席间,许仙和白娘子含情脉脉,越谈越高兴,小青借机为他们做媒,他们便都答应了。

“我在你这儿也呆了好几日了,也该回天庭了。”白素贞望着小青“我希望你跟我一起回去,毕竟已经三百年了,他也没回来……”

天气晴朗的一个夏日,许仙由于想念白娘子,又来到西湖的断桥边。许仙想起了当初第一次和白娘子相遇的情景。

“好。”小青羞答答的像枝娇艳欲滴的玫瑰。

小青和法海一连大战了三天三夜,杀得天昏地暗,也没分出胜负。法海心想,小青的法力确实增加了不少,而法宝金钵装着白娘子压在雷峰塔下,想到这,法海不免有些惊慌。

“小姐,容我先给您号脉。”拿根红绳示意身边的丫鬟给邱桓系上。

相传在四川峨眉山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两条修炼千年的蛇精,一条白蛇,一条青蛇。两个心地善良的蛇精,耐不住洞中的孤独寂寞,向往人间男婚女嫁的幸福生活,便化作了两个美丽的姑娘来到凡间。白蛇变成一个小姐,取名白娘子,青蛇变成一个丫环,取名叫小青,两个女子如天仙下凡,十分美丽。

“放肆,你这妖精好生无礼。”对方轻浮的言行举止让白素贞羞红了脸颊,甩下他手,便打了起来。

白娘子和小青一见是法海,便与法海大战起来,这次法海拿出金钵向白娘子一扔,口中念着咒语,白娘子便被罩住了。小青急忙冲过来,白娘子说:“小青,你斗不过他的,快快离开,待日后练好功夫,再来救我。”小青一听便化成一道青烟逃走了。法海把白娘子收到金钵里,镇在雷峰塔下。

“就是……”

白娘子和小青上了船,谢过书生后,白娘子便问:“请问公子尊姓大名?”书生说:“小生姓许,因为小时候在断桥边遇到过神仙,家父就给我起名叫许仙。”他们互相问了姓名后便聊了起来,谈得很投机,好像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保安堂内。

那法海的青龙杖是件宝物,劈下来有千斤之重。白娘子觉得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就拔下头上的一个金钗,迎风一晃,霎时间,滔滔的江水滚滚而来,向金山寺涌去。法海见状,急忙脱下袈裟,向空中一抛,把金山寺盖得严严实实。水涨一寸,山长一尺,水涨一尺,山长一丈,大水总也漫不过金山。

这三百年,她怕那人不能一眼认出她来,始终不肯

法海见斗不过白娘子和小青,将袈裟一抖,立刻化作一团黑烟,逃到天上,请如来佛祖救命。如来佛祖知道法海偷了自己的金钵,在人间为非作歹,便将法海从空中扔进了西湖里。

“我没地方去……”白玉郎可怜巴巴的缴着手指头。

清明节这天,白娘子和小青来到西湖游玩。只见到湖边踏青的,上山扫墓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白娘子和小青游玩了一会儿,来到断桥旁,看见一个书生正倚着栏杆向远处看。此人眉清目秀,相貌忠厚,白娘子见了心里十分喜欢。

“我和孟郎该怎么办。”邱桓只有以泪洗面。

小青逃走之后,回到峨眉山,在洞内又修炼了十几年,感觉自己的本领差不多了,就去找法海报仇。

“……”小兔子无语的望着小青,一阵青烟,变成一个白衣公子“在下,白玉郎。”

白娘子见法海出来后,赶紧上前说:“出家人以慈悲为本,请老禅师放我相公下山。”

听到小青和张玉堂没在一起的结局,白玉郎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

小青见小姐如此高兴,就略施法术,天上便下起雨来。那个书生见下雨了,便急急忙忙跑回船里。白娘子与小青,也跟了过去,问船家:“能让我们搭个船吗?”书生见是两个姑娘没有伞,就说:“快上来吧!”

“怕是有妖作乱呐。”小青眯着眼睛盯着邱桓手边那只雪白的兔子若有所思。

法海一听,大笑着说:“大胆蛇妖,还敢找上佛门!许仙已经削发为僧了,不会跟你回去,你还是走吧,不然就不要怪和尚无礼了。”

“娘子,我以后每日都为你画眉、挽发好不好?”白玉郎抚着小青的秀发,动情的说着。

法海见到小青,便说:“妖精,你还来送死!”小青叫道:“臭和尚休出狂言,我今天来是报仇雪恨的!”说着抽出宝剑,向法海劈去。

“啊?”想了很多个答案,却唯独没这个,白玉郎惊讶的后退了一步。

白娘子见胜不了法海,便与小青离开金山寺,直接回到了杭州。

“唉……扫兴……”

白娘子和小青见寺门外有个小和尚,就问:“小师傅,你可知有个叫许仙的公子昨天留在寺中?”小和尚见是找许仙的,便一边跑一边喊:“蛇精来了!蛇精来了!”

小青转眼化成个青衣小哥前去开门,再看屋内哪里还有白素贞的影子。

小青复仇心切,越战越勇,法海渐渐招架不祝正在这时,只听“轰卤一声巨响,雷峰塔突然倒塌了!白娘子逃出金钵,与小青一起追打法海。

小青说完便红了老脸,却没察觉白玉郎狡结的笑容一闪而逝。

这时,一条小船从断桥边驶过,许仙一看里面坐着的正是白娘子和小青。同时,白娘子也看见了许仙。小青马上让船家靠岸,他们又在断桥上相见了。许仙与白娘子紧紧抱在一起,诉说着相思之苦。

小青疑惑的抬头,只一眼便呆住了。

白娘子和小青来到杭州,在城内租了一间房子安下身来。

是的,这是他们的第三世。

一天,金山寺的老和尚法海来到药店。许仙忙上前行礼,可老和尚却惊讶道:“施主,我看你面带妖气,一定是被妖怪所惑。”许仙一想,妻子对自己体贴入微,不可能是妖怪,便没有相信法海的话。

出了府门白玉郎就化为人形,亦步亦趋的跟在小青后面“念玉姑娘……”

三个人团聚后,就留在了杭州,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好日子不长,法海知道许仙逃跑了,就追到杭州。一天,三个人正在家里,听见有人敲门。许仙开门见是法海,只见他身披袈裟,右手执禅杖,两眼射出凶光。法海说:“今天老僧是前来收服蛇精的。”许仙恳求道:“我与娘子恩恩爱爱,她又不想要害我,还请大师放过我们吧!”法海不顾许仙说什么,直接闯进了屋子。

然而看着面前俊秀的容颜蒙上莫名的悲戚,只觉得心被狠狠揪了起来。

许仙知道娘子与法海大战的事后,虽然明白了娘子真是蛇精,但见娘子对他情深意重,婚后不曾伤自己一丝一毫,所以还是想着白娘子。

“礼成!”

转眼到了七月十五这天,许仙来到金山寺求菩萨保佑。他进了香,磕了头,就被法海叫到里屋。法海说:“施主,你来得正好,我告诉你吧,你的妻子就是妖怪,是一条修炼千年的蛇精。”许仙一听,不觉心里一惊。法海又说道:“你生来与佛有缘,本应皈依佛门,谁知竟被蛇精所惑,落入她的手中。许公子不如就此拜师,削发为僧,岂不是更好?”许仙心想:“娘子对我情深似海,即使她是白蛇,她也不会害我的。”便不相信法海,要回去问个明白。法海见许仙要走,便强行把他关了起来。

望求菩萨来点化

法海知道,她们来找许仙,必有一场恶斗,就披上袈裟,带上青龙杖,手拿金钵来到门外。

“呃……说的你好像不是似的。”白素贞扶额轻叹。

许仙和白娘子成亲后,就同小青一起离开了杭州,来到了镇江,开了一个小药店维持生活。

“三生镜我拿到了!”白素贞把三生镜递给小青。

白娘子见许仙一夜没有回家,第二天一早,就和小青去金山寺找相公。

“哪里哪里,尚书大人说笑了。”小青谦虚的摆了摆手“带我去看看令千金吧。”

几日之后,许仙正在整理药材,听到门外传来念佛声。他一看,又是法海和尚,便起身相迎。法海说:“施主,我看你仍是满面妖气,定是被妖魔所惑,如不及早除妖,恐怕后患无穷。”许仙觉得和尚不会骗人,就问:“大师可知有什么方法能防止灾祸?”法海说:“七月十五金山寺有个庙会,到时你来烧香,求菩萨保佑你,便会免去灾难。”

现在正在讲的便是独属青城的《白蛇传》。

说着,船到了对岸,大雨仍下个不停。小青说:“许公子,我想借你的伞一用,免得我家小姐淋湿了衣服。明天上午,请许公子到宅上来取,到时再答谢公子。”小青留下地址,便与小姐离去了。

“此事只怕是另有隐情。”注意到邱小姐的举动,小青暗叹。

洞中千年修此身

“鄙人不才,老天爷赐了双阴阳眼,赏口饭吃。”大概明白了事情起因,小青慢悠悠的自行坐了下来,把玩着衣袖:“恰巧能看到些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好生将养才捡回一条命来。

勤修苦练来得道

“不知,公子要我这兔儿何用?”桓儿戒备的看着念玉,此刻她的虚弱消失不见。

对着邱大人说完这话,便自行离去,至于结果如何,就只得看这对有情人的造化了,她不是圣人,只能言尽于此。

“我们该回去了。”白玉郎拽着小青就往保安堂的方向走。

“不止呢,念玉公子在风雨轩说书,那白衣公子在底下含情脉脉的盯着他,眼睛都不眨一下。”路人甲又继续爆料“有一次我去抓药,那白衣公子只顾看他,药都给我抓错了……”

那白素贞转身便要离去,岂料那青蛇化为一个妙龄少女,抱着她的腿,嚎啕大哭着不肯让她离去。

傍晚,小青在风雨轩说书,白玉郎在底下嗑着瓜子听的专注“那小青和张玉堂好可怜呐!”

记忆渐渐回笼。

第二世是他们的情劫,结局众所周知。

“姐姐?”看来姐姐一刻都没有停歇,小青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

“不要叫我姑娘,叫我公子,我可不想苦心经营的形象被你一下给拆穿。”不等他说完,小青便打断他。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你尽管说,我定竭尽全力帮你。”白素贞拉起小青的手真诚的说。

“怪不得那么多说媒人把门槛都快踏破了,念玉公子却一概不见。”路人乙恍然大悟。

“这……”小青犹豫了一下“不如你来保安堂吧,刚好我那里需要人手。”

“姐姐,我要去一趟邱府。您就先在保安堂等我。”小青走到內室冲白素贞说道。

一心向道无杂念

现在,只等他想起过往便圆满了。

小青不喜别人叫她大夫,总感觉怪怪的,遂清楚的人都称她念玉公子。

不久在青城便流传出这样的对话。

“我的念玉公子……”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路人丁仰天长啸。

“姐姐,小青可否求您一件事?”小青低头暗思。

“咦?那个畜生会说话。”小青揶揄道,竟然能看穿她的真身,倒是小瞧了他“还有,本公子明明是男儿郎。”

“念玉公子,你误会了。”邱桓窘迫的咬了咬嘴唇“我的心上人是位不得志的秀才,但是前几日父亲帮我定了门亲事……”

“畜生骂你呢。”怎么感觉不太对?小青呐呐的想。

“念玉公子……”来人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斯“我家老爷有请。”

“念玉公子,久仰久仰。”邱大人倒是没有一点儿官架子“小女近日得了风寒,请了很多大夫,甚至连宫里御医都无计可施。”

好在这一切都值了,只是没想到连祛蛇毒的丹药都不需要了,还不用担心他生老病死让自己一世又一世的寻他。

而邱小姐注意到小青看向白兔犀利的眼神,偷偷的将兔子往身后藏了藏。

本文由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城山下白素贞,徐瑜便摇头晃脑地说

关键词:

而唯一能与孔雀翎不相伯仲的武器就是蝴蝶菱,

《南乡子/魂归处》 琴曲动金銮, 笙歌寥寥夜娱欢。 犹有多少伤心处, 而唯一能与孔雀翎不相伯仲的武器就是蝴蝶菱...

详细>>

就上前扒住蒙蒙妈的肩膀说,农民原来的医疗本

蒙蒙妈从手术室出来,被推到病房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哭,无论周围的人如何相劝也无济于事,她的哭声就几乎没有停...

详细>>

看到妻子梅子手里端着热气腾腾的奶茶杯子,她

心心和兰兰是孪生姐妹。心心过于安静和死心眼,兰兰是个停不住的女子。这一点让母亲非常疑惑,她说如果不是她...

详细>>

明日是摩旅第3天,小编天天都要散步到那路口再

每一天凌晨上班都会看到分外男孩,骑豆蔻梢头辆破旧的单车停在此个固定的路边,车子放在后生可畏边,他坐在马...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