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

热门关键词: 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

拿起背篼和老伴朝后山慢慢爬去,娘把爹拉进里

日期:2019-10-06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图片 1 黄土高坡上的豁口处住着老少三口一家人,一对花甲老人和一个叫继祖的少壮却十分懒惰的儿子。
  由于受地理环境限制,这里四季干旱,庄稼所需水分严重不足,黍米收获欠佳,住在这里的山民常常有一顿没一顿地煎熬地生活着。
  “继祖啊,去把地里的棒子收回来吧,别叫老鼠啃了。”
  “你就一天到晚支配我,你又不是七老八十,腿不残手不废的,不会自己去啊?”
  “唉!”他的母亲深叹了一口气,拿起背篼和老伴朝后山慢慢爬去。
  继祖从床上爬起来,揉揉睡得有点酸痛的腰,在烂陋的屋里转来转去的,想找点什么吃的,一打眼看到母亲供奉的菩萨座前摆着两块干馍片,一把抓了过来,边吃边嘟囔起来:“你这菩萨,我家诚心供奉你,住我家,吃我家,却不知为我做任何事,要你菩萨有何用?”
  “依你所言,要本座为你做何事?”
  “谁……谁在说……说话……”突然凭空冒出来这么一句问话,差点没把继祖给吓死,他赶忙四处寻找说话的人。
  “不用找了,本座就是你家供奉的菩萨。”
  “泥……泥菩萨怎……怎么会……”
  “落尘即为泥,尘泥又如何?你忿言本座,意欲何为?”
  这句继祖好像有点听明白了,“你是菩萨,本事大如天,无所不能,请你住在我家是要你帮我家,可是你来了我家还是那么穷?那要你作甚?”
  “肢不勤,堕满身,纵给你千斤粮谷,你也只能坐以待毙!”
  “笑话,有那么多粮食,我怎会饿死?”
  “既如此,本座问你,你有何求?”
  “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银两!”
  “你要银两何用?”
  “吃香喝辣穿金戴银,有人伺候,没银两行吗?”
  “那你需要多少银两方足?”
  “有谁还嫌银两压手,如有金山银海最好!”
  “要金还是银?”
  “自然是金,金比银值钱多了!”
  “好,本座就给你一座金山。”
  你说话当真?”
  “本座出言,焉能有虚?”
  菩萨这一说,继祖赶忙跪了下来,“恳求菩萨让我大富大贵黄金万两!”
  “只为求取富贵钱财?”
  “那还用说?富贵钱财就是我的父母我的命!”
  “只怕有财也无法消受。”
  “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会像皇帝一样享受!”
  “既然你如此执迷其意已决,本座就应允了你。来,踏上这片云,闭上眼睛,本座送你去金山吧。”说罢,菩萨轻轻一挥手,一朵云就落在了继祖的脚下。
  继祖狂喜地跳了上去,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随着菩萨一声“起”,继祖感觉自己的身子飘了起来,耳边响起呜呜的风声,一会强一会弱,脸被刺得直发痒,他也不敢动,怕一动就跌落了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不再飘动了,两只脚好像落在了实地上。
  “到了,睁开眼吧。”
  继祖一听急忙睁开眼,一看,眼前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这不是大沙漠吗?茫茫的沙滩上全是砂砾,没有一棵树,甚至连一棵草都看不到,仅有数条干堌的沙沟毫无生气地横躺在砂面上。他看到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山丘,可仔细一瞧,原来也是由清一色的黄沙堆砌而成的。延绵的沙漠与天际相接,根本看不出哪里才是尽头。
  此时正近午间,太阳高高悬挂着,晒得沙漠直冒虚烟,继祖感觉到热烫的沙子在蒸烤着他,浑身直冒汗。
  “菩萨你骗我,这里都是沙子哪有金子?”继祖惊恐地叫了起来。
  菩萨笑笑,用手一指,说:“你看,那边不是吗?”
  顺着菩萨手指的方向一看,一座黄灿灿的金山就在不远处,他兴奋极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去,一下扑倒在与他高低差不多的金山上发狂地大笑起来,“我有银两了!我有金山了!我是天下最富有之人了!”
  “要不要接你双亲来一起共福?”
  “不接!不接!接过来干什么?他们都是老家伙了,给他们金子也不会用。这个金山,就是我一个人的!”
  菩萨听闻一阵酸楚,“尔爹娘生养育抚之恩,可知否?”
  “生我于苦中,养我之难里,这样的爹娘有何恩可记?”
  继祖出语如剑,直刺佛心。
  “尔有金山可富之,双亲依然贫苦,岂有不顾之理?”
  “我是他们所生,并非他们是我所生”
  菩萨忽觉眩晕,运功片刻定下神。
  “金山就是你的最终需要?”
  “有这座金山,我什么都无需去做了”
  菩萨苦涩地笑了笑,说:“看来本座妄为佛尊,难解尘间痴心了。”言罢,轻轻地移动云足,化作一道祥光,消失在蓝空里。
  继祖的爹娘汗淋淋地背着玉米棒子,步履踉跄地回到家里,放下背篼,进屋一看不见了继祖,无奈地说一句:“这个不孝子,又跑哪去了?”
  “还不都是你溺爱所致?”继祖爹埋怨了老伴一句。
  “就这一个独根,你不也总惯着他吗?”
  “唉,这以后该如何是好?”
  “别堵自己的心了,去挑点水回来吧,该做饭了。”
  继祖爹挑起一副大木桶向山下的溪沟走去,继祖娘开始收拾锅灶。
  饭做就了,还不见继祖回来,继祖娘咕哝起来:“这孩子到哪去了呢?平日里连个炕都不愿下,今儿个是怎么了?他爹,你倒是去找找啊!”
  继祖爹无奈,只好起身到村子里去找
  村里没找见,村外四处呼唤又不应,能找地方都找遍了,只是不见继祖的身影,继祖爹只好怏怏地回来了。
  看到继祖爹这个模样,继祖娘心慌了,在屋里走来走去心神不宁。
  继祖娘走近菩萨供桌前,一看清晨摆放的贡品没有了,知道是不孝儿给吃了,惶恐之下跪在了菩萨像前,“混账子多有冒犯菩萨,求菩萨不要见恨于他,恳望菩萨见谅我家这不懂事的小人吧!”
  “唉!”菩萨叹了一口气。
  听到菩萨叹气,继祖娘和继祖爹都吓了一跳,惊慌地不停磕起头来。
  “不知二位如此伤心何为?”
  继祖娘一听,颤颤惊惊地含泪求助:“大慈大悲的菩萨,求求菩萨能寻我儿归来,民妇愿折寿十年赔于天!”
  继祖爹亦哭着恳求菩萨慈悲为怀,让他的儿子平安回来。
  望着泪流满面的老两口,菩萨摇了摇头,说:“凡间之俗何以破解?老来得子,溺子情迷,更视为明珠加以娇生惯养,要风不敢给雨,结果凄凄凉凉。尘世间何时才能明了所谓养子乃续后之理?善哉,正如凡人自言:搴帷拜母河梁去,白发愁看泪眼枯。惨惨柴门风雪夜,此时有子不如无。”
  “求求菩萨,求求菩萨了,一应罪过由民妇担负,只求菩萨放过逆子吧……”继祖娘放声痛哭起来。
  “逆子之过,都是小老儿的溺惯所致,一切罪过都应有小老儿承担,小老儿甘受天谴地责,只求菩萨能饶恕逆子。”
  “可怜天下父母犊子之心,也可恨天下父母溺子之情。”菩萨向继祖的父母轻轻挥了一下手,说:“二位无需伤悲,待本座前去将你家孩子寻来,三五天即返。”
  天已黑透,孤独在沙漠里的继祖又冷又饿又困。冷饿他能硬顶着,毕竟才第一夜,但困他就撑不住了。他想睡一会,可又怕金山被别人偷走,那可是比自己的命还贵重的东西。
  他围着亮锃锃的金山转了几个圈,转着转着,他渐渐地头重脚轻起来。他看看周围的漆黑一片,心想,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偷我的金山吧?
  他伸手摸了摸金山,冰凉的刺骨,他立马清醒了许多,可不大一会他又犯起了困,赶紧再去摸摸冰凉的金山,让自己清醒清醒。就这么反反复复,可最终还是敌不过困意的袭击。想了一想,他萌生出一个保全方法:自己可以四肢展开趴在金山上,如果有人趁他睡着了来偷,金山必定会动,金山一动,自己自然就会惊醒过来,小偷也就偷不走金山了。
  这么一想,他放下了一点心,准备好好地睡一觉。刚一睡着,突然一个激灵,他醒了过来,赶紧伸手摸了摸,金山还在,便又迷糊了过去。
  正睡得香甜,听见有人叫他,他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了起来,虎视眈眈的,刚要大声呵斥敢来偷窃金山的人,搭眼一看,竟是一位美若天仙的靓女,正情意绵绵地望看着他。
  “看你膀大腰圆的,好帅也,好喜欢你喔!”靓女走到他跟前,十分甜蜜地赞扬起他来。
  继祖听得心花怒放,被她身上的香气所吸引了,禁不住贴近了她。
  靓女轻轻地用手指在他的脸上划了一下,随后用手圈住了他的脖子。
  他顿时感觉一股说不清的欲望在身上蔓延开来,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
  “我叫茵茵,帅哥哥叫什么名字呢?婚娶了吗?”
  “我叫继祖,还没有婚娶,尚属单身。”
  “我也未嫁。”茵茵娇羞地伏在了他的肩上。
  “继祖帅哥哥,愿意娶我吗?”
  “愿意,一百个愿意!”
  “嘻嘻,帅哥真痛快,我喜欢。”
  “你嫁给我吃穿不用愁!”
  “嫁给你真幸福!”她说着吻了他一下。
  这一吻,他的魂都出了窍,把茵茵抱得更紧了。
  “未来的相公,这座金山是你的吗?”
  一说金山,继祖立马警觉起来,“你别打我金山的歪主意!”
  “看你说的,我们成为一家后,这金山不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吗?”
  他急忙松开了茵茵,展开双臂挡在了她的面前,严肃地说:“不行!这金山只属于我一个人,谁也没份!”
  “就这般认金不认人?”
  “没金就没人。”
  “切!像个被砍了腿的猪!守着你的金山过去吧!”茵茵说着没了影。
  一阵寒风吹来,他被冻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
  “本座受你双亲所求,前来带你回家。”菩萨出现在他的眼前说道。
  “不回去,我要守着我的金山!”
  “如若不回冻饿致死,也就几天,你自己斟酌吧。”
  “别吓唬我了,你把我哄回家,然后再把金山给了我爹娘或送给别人。告诉你,想都别想!”
  菩萨笑了笑,转身离去。
  没吃没喝,疲惫不堪的继祖坚持了两天,每一天都像在刀尖上度过,他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下去了。
  “是否愿意回家?”菩萨又现身问道。
  “让我回家可以,但得把这座金山带回去。”
  “以本座的法力,金山是无法一同带走的。”
  “带不走金山,我就不回去!”
  “既如此,本座不勉强你。”
  继祖又咬着牙硬挺了一天,已经是奄奄一息,他受不住了,大声喊叫起菩萨来。
  “想回家了吗?”
  “我还是想要带金山回去。”
  “再说一遍,本座的法力只能带一个人走。”
  “求求菩萨了。”继祖有气无力地乞求着。
  菩萨未予理睬。
  “我就带一半呢?”
  “也不行。”
  继祖又勉强地受了一天罪,他连说话的气力都快没了。
  “菩萨,我答应你回去了。”
  “好,我们立刻启程!”
  “我可以带一点点金子吗?”
  “不可以,本座只能带一个人的重量。”
  “那你帮我脱掉身上的所有衣裤鞋袜扔掉,这样我不就能带一点金子回去了吗?”
  菩萨闻听,差点没昏厥过去,一扬手,卷起他向空中抛去……

图片 2

  今天我很不爽,超级不爽,大早上和老公吵了一架。这不快过年了么,邻居送了一个羊头一个羊腿,我家人口少,我就想给我娘家拿去点,昨晚老公也说了,让把羊头拿去熬汤,今早上他竟然把羊头拿到了他兄弟家。一个羊头不算啥,我也不是个小气的人,我气的是老公的态度,一点羊肉也要在两个家里搞平衡,什么呀这是。
  我气呼呼地出了门,心说,姐有钱姐怕啥,想给爹娘东西,有钱啥买不着?
  出去啊,邻居老头老太太和我打招呼,俩人一人提了个篮子,瞧着挺丰盛。
  您二老准备的东西不少啊,过年了,儿子孙子都要回来吧?我这一问不当紧,老太太眼圈红了,老头捣了捣老太的胳膊,俩人也没吭声转身回家了。
  我张了张嘴,有点讪讪的,这是啥情况啊?
  看看,胡乱说话出问题了吧。黄大娘不知什么时候从哪闪了出来说,老头老太太要说挺有福的,三儿四女,都挺有本事,俩闺女出国了,俩儿子在北京大公司,还有一个在上海,只有两个小闺女离得稍近一点,也在咱们省会呢,据说春节老是加班,能挣外块,老两口也只能在手机屏幕里看看儿孙喽。黄大妈摇着头背着手走了。我不由一阵唏嘘,唉,这叫有福么,有出息的儿女有么子用哦。没人回来干嘛还买那么多东西呢,我有点疑惑了。
  从超市整了一大堆东西,我开车往我娘家走,到了家,爹在院子里杀鸡,娘在厨房剁菜。一看我拿的大包小包,爹就嚷了起来,又弄这么多干啥,前两天女婿过来啥都买了,你看,排骨,鱼,牛肉,啥都齐了,你这又买第二伙,咋,和女婿生气了?没,没有,我就是顺便又带了点。我躲着爹的眼神。快收收你那狗脾气吧,我还不知道你?女婿是难得的好女婿,别跟人家瞎闹。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在您这闺女还不如女婿亲咧。
  我姊妹多,但都不太有出息,只是有一条,我爹娘身边从来不断人,每周都有人去陪他们,就我稍微出息点,在县城教学,也属我回娘家次数少。只好多花点钱求求心安。
  回去的时候,车上又装了一大兜东西,烹的炸的啥都有。爹说了,做这么多,不还是你们几个来了吃么,我和你娘能吃多少,爹这辈子挺知足,儿女们都孝顺。
  我爹做这么多菜是给我们吃,对门老头老太太买那么多干什么呢?不怕坏喽?
  走到家,我还往对面看了一眼,老头老太太都在忙活着。
  唉,只怕是空欢喜呀。
  年三十晚上,我吃饱了出去散步,当然老公陪着我,俺俩早就和好了。对门灯火辉煌,听着推杯换盏的好热闹,偶尔还有歌声传来。我不解的看了看老公,老公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
  散步回来,正碰上那院子出来人,一对儿一对儿的,细看,全是老头老太太。老公说,我明白了,这些呀,全是咱村里的留守老人,儿女们回不来,就凑在一块儿乐呵,你来得晚,不认识他们,这也好,也算老人们抱团取暖吧。
  可是,老人们抱成团就真的不冷了么,我皱着眉,挽着老公回家了。

                        (五)

“这都晌午了也不说做饭,想把人饿死啊!”

爹看见我和娘一进门就吼起来。

“娘的,一个闲会有啥逛头……”爹突然看见我们身后一个黑瘦的男人抱个孩子跟了进来,骂半截的话又咽了回去。

“这个谁呀?”爹指着土根问。

“她爹,你先进屋,我有话说……”娘把爹拉进里屋。

屋里一会儿就传出来爹的破口大骂声,娘小心翼翼的规劝声。

过了好长时间,娘走出来,示意我们几个进去。

弟媳轻蔑地“哼”了一声,扭着笨拙的身子没进屋,径自走出家门。

屋内,爹的脸黑的像个包公,坐那儿一言不发。

平时少言寡语的娘,今天出奇的冷静。

“土根是吧?现在这个情况我们都清楚了。这个事也不能全怪你,你也算是受害人。”娘顿了顿说,“我刚才和春花她爹商量一下,这样啊,我们给你二百块钱,把孩子留下,你立马买票回贵州吧!”

“ 不!爹,娘,俺好不容易找到这儿,您二老行行好,让春花和我娃一起回去吧……”土根还想往下说,爹“腾”一声站起来。

“回个屁!想都不要想!我把她养这么大,一天福还没享她嘞,跟着你走,可能吗!”

“爹,求求您了!小草是我们一家人的希望,她才十个多月,不能没有娘啊!”土根“扑通”给爹跪下来。

本文由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拿起背篼和老伴朝后山慢慢爬去,娘把爹拉进里

关键词:

聿修居然不是来找眉娘,此刻聿修已然被施试眉

自那日以往,她延续三十日都未有再收看聿修。那句“不再相见”仿佛是的确的。她独倚画眉阁,即便晨里阳光如丽...

详细>>

施试眉的目光落在聿修的手臂上,聿修缓缓地说

流杯亭内,有人正在吹箫。箫声微弱,若断若续,鲜明吹箫人中气不足,但她依然坚贞不屈吹下去。吹的是一首《醉...

详细>>

皇眷惊奇地看着降灵,通微的血会香啊

笑我如今通微并没有看到什么,但是他感觉到杀气,一股妖异的杀气,不祥的气息,凝聚成团,就在他身前。如果这...

详细>>

使者无聊地看着手心里的钱币,通微并没有看到

神明 7月四日。 “格啦”一声。“通微,作者打破了酒瓶,”远远的,千夕拿着块抹布在抹书桌,相当的大心打翻了...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