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

热门关键词: 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

只要爹和藤井树老师能在一起,要是婆婆不喜欢

日期:2019-10-23编辑作者:文学文章

哇,藤井树要在我们家楼上睡觉,这个幸福是不是来得太快了一点? 接下来我知道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藤井树很耐心的和她妈妈进行沟通,并解释关于我的一些误会,藤井树每天都提早下班回家陪伴她妈妈,她妈妈对于那个事件基本上算是消气,可是对于藤井树要去找一个有钱的最好是美国人这个问题依旧着她的坚持。在今天听说藤井树要来给菲儿过生日,藤井树妈妈又一次地爆发了,藤井树也进行了顽强地抗争,最后谈判以破裂告终,藤井树选择……。 “你离家出走?” “对啊。” “你离家出走,住我这?” “对啊。” “那我不是有拐带人口的嫌疑?” “我又不是未满18岁,又不是被你强迫,怎么算拐带人口?” “可是,可是……” “没有可是,你只能回答你同意或者不同意?” “我当然同意,可是……” “那就行了,你不洗澡,我要去洗澡了。” “你等等,我一定可是完才行。” “那你快点。” “可是我,菲儿,菲儿妈妈,你的明白?”我又不是日本人学中文,怎么中文被我说成这样? “明白。”藤井树还真厉害,这样都能明白。 “你真明白?” “你不就是想说,你是个结了婚有老婆的人吗?” “对啊。” “轮到我可是了,可是我不介意啊,菲儿妈妈又不在家。” “又轮到我了,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做不太符合道德规范吗?”虽然我非常愿意藤井树留宿,可是她不能这么无视道德规范吧,即使是因为我的魅力出众,我也不太能够接受一个毫不顾忌对方是已婚男子,并且直接住进他家的女孩,藤井树,你千万不要打破你在我心中的印象。 “到我了,可是,我知道你是骗我的。” “我骗你?” “菲儿真的是你的女儿,你真的已经结婚,上次接菲儿放学的女孩真的是菲儿的妈妈,你的老婆?”藤井树步步紧逼,居然将我逼到蜷缩在沙发一角。 “你怎么知道?” “你是觉得我长得笨呢,还是真觉得我笨啊?你这间房子里一张你们三个人的全家福都没有,一张女主人的照片都没有,洗手间只有你和菲儿的洗漱用品,虽然你这有一张化妆台,可是上面除了几瓶菲儿用的护肤品没有其他任何的化妆品,衣柜里只有你和菲儿的衣服,鞋柜里只有你和菲儿的鞋子,你要我怎么理解这里有一位女主人的存在?另外,菲儿为什么不叫你爸爸,而叫你爹?你觉得我每天和菲儿在学校相处,菲儿不会告诉我任何事情?” “可是,你上次在医院还说我是个好爸爸?” “就是因为你不是菲儿的亲生父亲,还能够对菲儿这么好,我才感动啊,要是亲生父亲对女儿好,那是应该的。” 搞了半天,一直都是我自以为是地认为藤井树对我的情况不了解,原来她比谁知道得都清楚,我们家小公主也早已经投靠了藤井树,我的事情全部被揭发。不过这种揭发让我很开心,一直困扰我的问题原来根本不是问题,我就是庸人自扰的最好的写照。如果藤井树一直以来就知道我的真实情况,依旧愿意帮我照顾菲儿,并且离家出走第一个选择就是来我这里,那么…… “你想什么呢?” “呵呵,没想什么。” “我警告你,不准多想,我只是因为今天答应菲儿给她过生日,所以才来你这的,现在这么晚,我来不及找其他地方住,才勉强在你这留宿的,你清不清楚,明不明白?” 我当然清楚了,我才不管你说什么呢,解释就是掩饰,我就认定我自己的想法,藤井树对我……不会吧,这个时候在我幻想的画面里出现了一个老女人的形象——藤井树老妈的脸孔,我如果想要和藤井树在一起,也就是意味着这位女士会是我未来的丈母娘? 又是新的一天,地球又很辛苦地自转了一个圈。我从沙发上猛然坐起来,心中的独白只有两个字——坏了,这段时间带菲儿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我的生物钟会准确地告诉我早上醒来的时间,我每次起床用的力道可以说明起床的时间。如果我先睁开眼睛环视一周,然后伸个懒腰慢慢坐起,说明我按时起床,如果直接坐起来说明我睡过了,而如果像今天这样用这种强烈的动作猛然坐起,说明我迟到了很多。 我穿着短裤,光着上身,从被窝里跳出来冲向楼上,你问我冷不冷,那我要很得意的向你介绍一下我所房子的优点,就是全天候恒温、恒湿设计,连空调也不需要安装。我冲到楼梯的一半停了下来,因为随着我的大脑恢复运作功能,我想起来现在楼上除了一个小美女外还有一个大美女,这样冲上去实在太不礼貌。可是美女睡觉的样子一定很可爱,我是不是应该偷看两眼,反正被发现了也可以解释为我不记得家里多了一个美女。不行,作为一个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我怎么可以去做这么下流的偷窥行为?可是这也不算什么偷窥行为,藤井树又不是没穿衣服,我只是想看看她睡着时候的样子是否可爱,不算下流的行为吧……我的大脑还在进行强烈的思想斗争,我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表达了意见,因为现在的我开始身体前倾,脖子伸长,眼睛睁大,眉毛上扬…… 就在我踮起脚尖就可以看到楼上的景象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在干嘛?” 我差点被吓得从楼梯上滚落下来,回头看见一大一小两个美女坐在餐桌前就餐。晕倒,我居然从起床到现在没有发现这里坐着两个活人,也就是说我刚才的行为全部被藤井树看见了,那不是完全破坏我辛苦建立的好人以及好爸爸的形象嘛。 “我,你,你们……”我实在组织不出什么合适的语言。 “我和菲儿已经吃好了,今天我带菲儿一起去学校,不用你送了,另外……下次要想偷看,麻烦起早一点。” 我步行在一条风景不错的沿河道路上,几年前这条河是一条著名的臭水沟,住在河周边可以说是件悲哀的事情,这几年在市政府的大力改进和房地产商的积极配合下,这条河被治理得变成了一条虽然不算清澈,但是已经没有异味的河流,沿河也修建了许多景观以及亮化工程,现在沿河的房屋都被冠上了“景观房”的名字来出售,价格翻了不止一番。 不过我不是来介绍房地产行情的,以及炫耀我投资有眼光,因为我买下这里的房子的时候,价格已经涨到了高点。我之所以走这条从地铁站到家并不是最近的路,是藤井树的要求,因为最近的那条路是她妈妈经常出入的地带,她担心我遇到她妈妈,会有不必要的冲突,所以建议我改道而行。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头疼,到底如何去化解藤井树和她妈妈之间的意见不合,我毫无头绪。在我沉浸在思绪当中,低头前行时,我一头撞上了一个人,抬头看见一个相当帅气的男子,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和亲和力。 “小伙子,想什么呢?走路这么不小心。” “小伙子?看你的岁数比我也大不了多少,老伙子。” “呵呵,很高兴你这么称呼我。” “不客气。” “你好像有心事?” “没有心事也不会就这么撞上你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介不介意和我说说你的心事?” “和你说?” “对啊。” “也行,反正我也不认识你,你听完也就忘了,我还能发泄一下情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子那种特别的亲和力,我居然愿意将心事说给他听。 我把藤井树和她妈妈之间的事情,以及我的一些想法,非常精练地叙述了一下,这位帅哥很认真地听着,还不时点点头,让我的心情大好。 “你对这件事情什么态度?”在我叙述完之后,帅哥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还是想帮忙化解她和她妈妈之间的矛盾,虽然我不赞同她妈妈的观点,但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们还是应该秉承摆事实讲道理的方式进行沟通。再说,不解决她和她妈之间的问题,我怎么办?我又不是有钱的美国人。” “看来你对这个女孩很有好感呀。” “不是很有,是非常有。” “那你们现在住在一起,你不如先生米做成熟饭再说。” “你说什么?,看你仪表堂堂的,说话这么不靠谱,那是人干的事吗?我和她现在连男女朋友都不是。” “你真的没这个想法?” “想法是有,但我们不能去做对不对,人和动物的区别其中有一条就在于有道德规范。” “嗯,态度不错,那好吧,就让她先住你那,她妈妈的问题,我帮忙想办法解决。” “你帮忙想办法解决,你谁啊你?” “你都把我女儿拐带回家了,你不知道我是谁?” “你……你是她父亲?!” 天伦之乐这个词一直以来都是我的向往,因为还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享受这种家庭生活的权利,在我八岁的时候,我的母亲就去世了。这20多年来我们家的天伦之乐只有两个人物,我和父亲,虽然父亲尽力同时扮演着父亲和母亲的双重角色,但是毕竟这一份天伦之乐有着一种无法弥补的缺失。父亲是我这一辈子最尊敬的人,不仅仅因为他对我无私地付出,含辛茹苦地将我这个从小就很不听话的家伙拉扯成现在这个还算有些作为的小子,还在于父亲对母亲的那一种刻骨铭心的爱。 也许这种爱情已经不存于我们这一辈人当中,但是我觉得自己很庆幸见证了我父亲和母亲的爱情。今年我28岁,我母亲离开我们已经20年的时间,20年在人的一生当中已经是一段足以忘却许多事物的时间,连我对母亲的记忆也变得模糊起来。可是就在这20之后,当我和父亲一起站在母亲的坟前,注视着这片埋葬我母亲的土地时,我觉得我很不孝,因为并没有泪水从我的眼中滑落,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淡淡的酸楚,一些浅浅的思念。而当我看到父亲的时候,我却有了流泪的冲动,因为泪水已经像决堤的洪水一般从父亲的眼中夺眶而出,尽情宣泄着父亲对母亲的思念,每一次站在母亲的坟前,我都可以看到这一幕,不过我没想到这一幕在20年后的今天依旧来得这么猛烈。 我曾经在无意之间看到过一本已经泛黄的日记,那里面记载了母亲离开那段时间,父亲的感受,我很庆幸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上,因为如果不是我的到来,父亲也许已经随母亲而去,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伟大的父亲,一份伟大的父爱。事隔20年,想起那一句句描述着对母亲思念的语句,我原本以为那份感情已经成为过去,但是现在我明白那些字句是用泪水和心中无限的爱写成,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褪色。 我这间房子第一次有了家的感觉,菲儿在茶几上写着功课,藤井树围着围裙在厨房做饭,而我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可以将房子变成家的女人,心里充满一种无限的甜蜜。 “菲儿,作业做完了吗?”我的小房子,不,我家的厨房是开放式的,直接面对着客厅,藤井树可以一边做饭一边看着我和菲儿。 “做完了。” “那和你爹去洗手,准备吃饭了。” “哦,爹。”菲儿收拾好书包,跑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 这应该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生活,每天在无数的家庭中上演,但是有多少人可以真正去感受这份平凡中的感动,也许我可以,因为在我的身边已经20年没有过这样的情景,我有些嘲笑自己的脆弱,因为我的视线居然变得有些模糊,一种咸咸的却充满幸福的物质凝聚在我的眼眶中。 “你怎么了,哭了?”哎,这么丢脸的样子被细心的藤井树发现了。 “怎么可能,我干嘛要哭?” “那你不会告诉我是风大沙子迷了眼睛吧?” “这个……是我眼睫毛太长,揉眼睛的时候,不小心刺到眼球造成了泪腺分泌。” 藤井树一定没想到我居然可以想出这么有创意的理由,张大嘴看着我。 “那我的眼睫毛更长,我怎么没有被自己的眼睫毛刺到呢?”我们家这个小公主,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说关键的话,你就不能不揭穿你爹我这么难得想到的理由吗?不过我们家小公主的眼睫毛那真的是少有的美丽,又长又密又翘,还是双层的,甚至比洋娃娃的眼睫毛还漂亮,小时候带她出去遇到大风的天气,漫天的风沙扬起,我们都睁不开眼睛的时候,菲儿只需要稍微迷起眼睛,她那双层的眼睫毛就可以抵挡住风沙的侵袭。 “那这位被自己眼睫毛刺伤眼睛的熊宝宝可不可以吃饭了?” “这个周末我们学校要举办家庭运动会。”吃完饭,我负责洗碗,藤井树站在我旁边看着我,这个状态我很喜欢。我期望中的家庭生活应该就是这样,谁负责做家务不是重点,而是不做家务的那个人也应该陪在身边,这样家务也变成一件愉快并且可以放松心情的好事。 “哦。” “你要带菲儿去参加的。” “哦。” “家庭运动会不是正规的运动会,主要是一些游戏性质的运动,例如三人四足,要父母带着孩子一起参加,增强之间的沟通。” “哦。” “哦个屁啊。”虽然藤井树那个屁字的声音已经发的很小,但是我还是听见了,我真的很难相信这个字从藤井树的嘴里说出来,最主要的是她的样子以及说这个话时候的表情和这个字的含义有着强烈的对比,看上去倒是很可爱。我也算是贱骨头了,被人骂还这么开心。 可是我还没弄明白藤井树为什么要骂我的时候,藤井树已经拉着菲儿准备上楼。 “哎,到底怎么了?” 菲儿看着我摇了摇头,摆了一个很无奈的表情:”爹,你的网名还真对,原来狗熊真的是这么死的。” “怎么死的?” “笨死的。”一大一小两个女人齐声喊到。 家庭运动会,这也算是我们国家教育界一点小小的进步吧,在刻板的考试教育中,注重发展家长和学生的互动,增强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之间的沟通。想想我们那个年代,一旦学校和家长要进行沟通,就意味着我们的受难日即将来临,他们沟通的方式不外乎是一、家长会,二、老师单独约见家长,第一种方式发生的时候,像我们这种学习成绩不是那么优异的学生就开始惴惴不安,因为平时把一张80分的考卷带回家可以换来一句”继续努力”,但是当父母发现全班所有人都在80分以上,并且大部分还超越90分的时候,我们的生活就要失去色彩。不过这一种还算是温柔的方式,第二种方式发生的时候就意味着末日的来临,因为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少发生因为学生表现优异而约见家长的事情,所以一旦两大”检查部门”联手,我们平时所犯下的”罪行”将全部暴露。 “小公主,你好了没?”我站在楼下等待菲儿换装已经半个小时了,女人在这个方面有着某种特权,只是没想到我们家六岁的小女人也开始行使这种特权。我听见楼上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之后,菲儿和藤井树一起走下楼来。 菲儿看上去就知道经过了梳理,虽然不像”大女人”需要在脸部做许多修饰工作,但是她的发型明显经过了设计,发卡也经过精心挑选,搭配身上的粉色运动服和白色运动鞋,背后还背着一个有着世界上三大名猫之一图案的小包。你问我世界上哪三大名猫?你可以说不出世界八大奇迹,说不出最长的三条河流,说不出最大的沙漠及淡水湖,但是你不可以不知道三大名猫的名字,他们分别叫做”哆啦A梦”“HELLOKITTY”以及”加菲猫”。

“为什么,到底怎么了?” “你不要再问了,回去吧,以后都别来找我了。”她竟然用了当时我拒绝她的方式拒绝我。 “可是到底为什么……是不是你妈妈病重,不允许你再见我?” “你如果觉得这个理由你可以接受,你就这么想吧。” “可是……” “不要可是了,回去吧。” “我不回去,你不说清楚,我今天就不回去。” “那随便你。” 藤井树就这样,在我脑袋还一片空白的时候离开,我茫然地站在原地,不明白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大脑运算系统已经无法对眼前的事情作出计算,CPU、内存都已经超负荷,这台机器的系统崩溃,死机。第六个小时,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算重新启动,我恢复了些神志。 现在,藤井树是否也处在一个两难的局面,我如果一直在这里,是否会给她造成困扰,我到底是走是留?在我还没有能够运算出结果的时候,我侧面不远处传来一个闷闷的打喷嚏的声音,我将视线转向声音发出的地方,发现一个人影匆忙地躲到树后,可是露出一只我买给菲儿的鞋子。 “菲儿,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我从树后抱起菲儿。 “我要陪着爹。” “你一直跟着爹?” “嗯。”菲儿点了点头,小丫头的脸已经冻得红扑扑的,她陪着我在这么寒冷的夜里熬了六个小时。 “傻丫头,把你冻坏了吧?” “不会的,爹,菲儿知道晚上天气冷,你看我穿了好多衣服,还给你带了一件外衣,我一直放在怀里的,现在是暖的,爹,你快点穿上吧。”菲儿从怀里费力地抽出一件我的外衣,上面带着这个小丫头的体温,让我感到巨大的暖流布满全身。 “菲儿,我们家吧。”我不忍心让菲儿和我一起在这个寒冷的夜里傻傻得等着。 “不行的,爹,要一直等下去,等到老师回来。”菲儿看着我的眼神很坚定。 我决定等下去,因为菲儿的眼神让我想起藤井树的一句话:“就算我讨厌你了,你也要赖着不走,让我重新再喜欢你。” 我抱着菲儿执著的站在楼下,我要等下去,等到藤井树归来。菲儿在我的怀里睡着了,我抱着菲儿站在藤井树家楼下,超过十个小时的站立,已经让我的双腿失去了知觉,菲儿不算重的体重成倍增加。可是就算菲儿是千斤的重担,我也会继续扛着,这个丫头给予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意义,也给了我坚持的信念。 天色开始放亮,夜已经结束,光明即将重现大地,我等过了漫长的黑夜,是否可以等来黎明的曙光? “爹,快放我下来,你累了吧?”小丫头在我的怀里醒来,挣脱我的怀抱。 “没事的,爹不累。”我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知觉,累,这个信号的神经传递已经失效。 “爹,我帮你锤锤腿。”菲儿用她的小拳头在我的腿上不断敲击。 看着忙碌的小丫头,泪水在我的眼眶中凝聚。我想移动我的身体,但是脚却没有听从大脑的指令,我重重地摔在地上,晕倒过去。虽然晕倒,但是我并没有完全失去知觉,在一片黑暗中,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一个我的新娘——藤井树,梦见了我的女儿——菲儿,三个人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 当我在一个醒来的时候,我看见了满脸泪水的菲儿的脸,我也看见了同样满脸泪水的藤井树的脸,这一次不是梦而是现实。 “你来了?” “傻瓜,什么来了啊,你还在我们家楼下。”我这才发现我还躺在原地。 “哦,那还好,我没晕很久。” “你还要多久啊?你吓死我和菲儿了。” “没事,只是站的久了,累了休息一会儿。” “我妈有话要和你说。” “真的,好事还是坏事?” “你听了不就知道了。”看着藤井树的表情,我可以意识到幸福即将来临。 “可是,现在你要先去医院。”随着藤井树的话音落下,救护车已经呼啸而至,我付了救护车的出车费,却没有上救护车,现在我的身体不需要救护,需要救护的是我的爱情。 坐在藤井树母亲的面前,我看到的依旧是紧缩的眉头,但是眼神中往日那种厌烦的情绪少了几分。 “你挺本事啊,真的足足等了一夜。” “啊,还好。” “我和藤井树她爸爸打了一个睹,结果她爸赢了,所以现在我可以同意你们之间的交往。”我终于等到了这句话,我同时也看见了四个开心的笑容,藤井树、菲儿、藤井树爸爸还有我自己,虽然我看不见自己的笑容,但是我知道我笑得最灿烂的时候就是现在了。 “可是我有条件。” “您说。” “一、你要努力工作,在事业上做出点成绩来。” “这个没问题,我一直都很努力。” “二、对我女儿要好,要懂得如何体贴照顾她。” “这个也没问题,我一定能做好。” “三、你现在带着这个小女孩一起生活?” “是,她父母去国外进修,我帮忙照顾一段时间。” “好像不是一段时间吧,是三年吧。” “对,三年。” “第三个条件就是你要找其他人带这个小女孩。”藤井树妈妈示意藤井树将菲儿带去一边后说。 “我……”虽然藤井树妈妈还算体贴得让藤井树将菲儿带开,可是她不知道菲儿是一个多么敏感和聪明的孩子,将她带来这个动作已经伤害了她,我不能答应这个要求,菲儿的心中自己的父母已经将自己丢下,如果我再重复一次这样的行为,在菲儿心中的那块伤疤将永远无法痊愈。可是我不答应这个条件,好不容易在藤井树爸爸的帮助下才在藤井树妈妈这里打开的一丝缺口,会迅速重新构筑成铜墙铁壁的。 “你现在不用回答我,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考虑清楚再回答我。这几天我女儿暂时住在家里。” 我带着菲儿离开了藤井树家,最后看到的是她那渴望的目光,我明白她希望我可以重新回到这里带着她一起离开,可是我能够答应她妈妈提出的第三个条件吗? 这所曾经属于我,现在属于藤井树,也许将来属于我和藤井树的房子暂时没有了藤井树的身影,变得有些落寞。我艰难地考虑着藤井树母亲提出的条件,试图寻求一个本来就不存在的解决办法,菲儿很安静的坐在一旁,虽然她什么与没有说,但是我明白这个小丫头心中已经很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在我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藤井树发来了短信:“傻瓜,你听着,好不容易才让我妈松了口,你可千万别泄气啊,我知道你疼菲儿,我也疼菲儿,我们只是需要菲儿配合一下,菲儿这么懂事,一定会明白的,你先答应我妈的条件,我们假装把菲儿送回你爸那里一段时间,取得了交往的自由,然后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尽快的生米煮成熟饭(不准乱想,我说的是尽快取得许可,领取结婚证),到时候再接菲儿回来,我妈也没有办法了,明白了吗?” 藤井树所说的,也许是目前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只能暂时委屈一下我的小公主,为她爹我的幸福作出一点牺牲,当生米煮成熟饭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真正享受一家三口的天伦之乐了,我似乎又看见了曙光。 在我还没有和菲儿说明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消息让我改变了最后的决定,我父亲一个紧急电话,将我召回了家中。当我带着菲儿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我就感受到一种压抑的气氛,家族中的几乎全部都齐聚在父亲的家中。 “大妹,你带菲儿去别屋玩。”父亲给大姑下达了带开菲儿的指令,可是这个指令,菲儿经历得太多了,每一次经历对菲儿都是一次伤害。 “爸,别让菲儿走了,有什么事就当着菲儿面说吧。”就连堂哥堂嫂离开三年的事实菲儿都已经承受了,还有什么是这个懂事坚强的小丫头不能面对的,菲儿听到我的话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 “不行,你让菲儿和你大姑去玩,菲儿,你也要听话。”父亲的声音很严厉,我无法抗拒,菲儿也无法拒绝,菲儿无奈地松开紧抱着我脖子的手,留下一个让我心疼的眼神。 “爸,到底什么事,一定要这样对菲儿,你知不知道菲儿有多敏感,每次一旦带开她,她就会明白又会有让她难过的事情发生。”在大姑妈将菲儿带到另一个房间之后,我向父亲发泄了不满的情绪。 “我知道,可是这次没有办法,只能这么做。” “到底什么事?” “你哥和你嫂子在外国遇到了车祸。”父亲停顿了一下,我已经预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仅仅是车祸的话,父亲不会有这么沉闷透着心碎的声音,“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他们都……都……没了?” 我真的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事实,我最宝贝的小丫头菲儿,为什么要在这么小的年纪就经历这么多的磨难,老天到底想要成就一个什么样的菲儿?如果让我选择,我不要菲儿能够有多大的成就,同时也不要这些磨难,只要她每天能够开心地生活,就是我最大的奢望。 “我们找你来要商量一下菲儿的事情,我知道你很疼菲儿,可是这一次不是三年,如果你选择照顾菲儿,那会是一辈子,你要慎重考虑。” “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以后菲儿都由我照顾,她就是我的女儿。还有,这个事情不能让菲儿知道,现在她以为她爸爸妈妈去了国外三年后回来,所以先瞒三年再说。”我回答得很坚定,没有丝毫的犹豫。 父亲用专注的眼神看着我,那眼神中充满了一种信任和鼓励,冲我肯定地点点头。 大姑妈再一次将菲儿带到我身边,趴在我怀里的菲儿感受到了她周围的目光,周围这些目光都是善意的,带着疼惜、怜悯和关爱,但是这些目光的主人不明白,敏感的菲儿不可以接受这些,因为她知道这些目光代表着她身上又发生了不幸的事情。菲儿紧紧地抱着我的脖子,我要尽快将菲儿带离这里。 我抱着菲儿离开父亲家,尽力装作开心的样子,不想菲儿察觉到什么,可是这个聪明的丫头的心思比我细密得多。 “爹,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又是因为菲儿?” “没有,不关菲儿的事。” “爹,不许撒谎。” 看着菲儿纯净透明的眼神,我无法在给予她什么回答。 “是不是爸爸妈妈不要菲儿,在外国不回来了?” 我只能紧紧地抱着菲儿,我无法编织谎言来欺骗菲儿,也许这个答案比告诉她父母去世要好一点。 菲儿趴在我的肩头不再说话,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在我的肩膀上。 “你回来了?”回到家中看到藤井树,让我心中多了一丝安慰,但同时,我也看见了藤井树的父母。 “三天了,你想清楚了?”藤井树母亲开门见山,索要她第三个条件的答案。 “想清楚了。” “那好,什么时候把这个小女孩……” “我不会送走菲儿,菲儿不是我的侄女,是我的女儿,女儿就应该和爹在一起,除非她自己想要离开,任何时候我都会守候在她的身边,现在是,将来是,一辈子都是。” 藤井树母亲错愕之后气愤地离开,藤井树爸爸无奈地摇头,藤井树一脸的诧异和失落。 这间房子里有只剩下我和菲儿了,我陷入极度沮丧的情绪,我的举动不仅让藤井树妈妈重新将我挡在门外,也许连藤井树对我都会失望,可她还不知道,现在我已经是菲儿最大的依靠。 “爹。”菲儿怯怯的声音将我从一片混乱的情绪中唤醒。 “菲儿,饿了吧,爹去做饭。” “菲儿不饿,爹,老师是不是走了?” “嗯,她回家一段时间。” “爹,是不是因为菲儿,爹不能和老师在一起了?” “不关菲儿的是,不要瞎猜。” “爹,你还是送菲儿去爷爷那吧,菲儿不要紧的,爹只要经常去看我就可以了,只要爹和藤井树老师能在一起,菲儿就开心了。” “说了不关你的事,你是爹的女儿,你哪都不能去,只能陪着爹!”我突然情绪失控,高了许多分贝的声音,让菲儿有些害怕,让我非常后悔。 “菲儿,听爹说,你是爹最大的宝贝,爹一定会一直守着你,一直照顾你,直到你长大了,找了男朋友,嫁人了,那爹才会把你交给另外一个男人照顾,你明白了吗?”

“明白,菲儿不找男朋友,菲儿也不嫁人,菲儿就要一直陪着爹。” 我终于又一次要离开这间熟悉的房子,失而复得的感觉是一种幸福,失而复得又复失的感受无法用语言形容。这里已经不属于我,在拒绝了藤井树母亲提出的要求之后,我也丧失了继续居住在这里的资格。这里曾经是我的家,属于我、藤井树、菲儿的家,可是现在它又变回一所房子,一所没有生机的房子。 今天是我在这里最后一天,大包小包的行李已经收拾完毕,放在门口。这种情景让我的心压抑得无法呼吸。我最后一次走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触摸没一样拥有回忆的物品,我只能将这一切收藏在我的记忆当中。这一次我真的走出了这间房子,我将大门的钥匙留在了桌上。 日子表面上又恢复了平静,我每天上班下班,陪着菲儿,帮她检查作业,和她一起玩耍,给她讲故事,哄他睡觉。除了工作,我的生活里就只有菲儿,只是接送菲儿上学放学的任务交给了我老爸,因为我无法面对藤井树,无法面对她失望的眼神。 我是否就此放弃了藤井树?没有,我下过决心,除非藤井树将我从她的心里彻底抹去,否则我不会放弃,只是现在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藤井树妈妈的问题,难道她真的就成为了我和藤井树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头疼的事情不仅仅只有这一件,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我心里最宝贝的丫头菲儿也出了问题。今天父亲被菲儿的班主任叫去了学校,菲儿的班主任告诉父亲,说菲儿最近学会了逃课,已经连续逃了好几次,开始她撒谎编理由欺骗老师,由于菲儿在学校的表现一直优秀,老师都相信他,可是连续这么多天,老师终于起了疑心,调查之下发现菲儿逃课了。 “说,你逃课去哪了?”虽然我很不舍得训斥菲儿,但还是用最严厉的目光注视着她,我不能让菲儿在我的照顾下学坏。 菲儿并没有因为我的目光而害怕,只是撅着嘴不说话。 “你快点说,是不是因为贪玩,你逃课到哪里去了?是不是最近认识什么坏朋友?你说话啊。” 这个丫头,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做错事居然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还是倔犟得一句话不说,我心里不禁犯了急。 “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你知不知道做错事要承认错误……菲儿,你再不说的话,爹可要惩罚你了。” 我把菲儿拎起来放在我的腿上,扬起手,作势要打他,我希望她能够在我的恐吓下变回原本乖巧的菲儿,可是她低下头闭上眼睛等待着我的惩罚。我从小到大都没打过菲儿,可是在我心中,他是我最宝贝的女儿,可是现在的她居然学会逃课、撒谎,还不承认错误,情急之下,我的手终于落在了菲儿的屁股上,瞬间失去理智的我,这一下完全没有掌握好分寸,菲儿的眼泪随着我这一巴掌,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下,但是小丫头还是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哼。菲儿的眼泪尽头了我的心,一种涩涩咸咸的滋味,我打了菲儿,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呀?! “菲儿,你恨爹吗?”晚上,菲儿上床准备睡觉的时候,自责的我像往常一样来到菲儿床边。 “不恨。” “可是爹打了你。” “我知道爹是为了我好,不想菲儿学坏,可是爹,菲儿没有学坏,你相信菲儿好不好,菲儿真的很听话。”菲儿用那双最纯净透明的大眼睛看着我,我毫不保留地选择信任我眼前的这个丫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知道我错怪了菲儿, “爹,要是菲儿不在爹身边了,爹回想菲儿吗?” “傻丫头,又乱说话,菲儿怎么会不在爹身边,爹说过,会一直陪着菲儿,一直到菲儿长大,即是菲儿嫁人了,爹也会一直想着菲儿,惦记着菲儿的。” “嗯,菲儿也会一直想着爹的。” “傻丫头,乖乖睡觉。” 我在菲儿的额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菲儿安心地闭上眼睛,只是有一滴泪从眼角渗出,而我却没有注意到。 48 “爸,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公司加班,被父亲的电话叫了回来,从电话的语气中,我感到似乎又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我一进家门就迫切地问。 这时,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我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牵肠挂肚的人——藤井树。 “你,你来了,到底什么事,菲儿呢?”以往只要我打开门,一定有一只“树袋熊”会怕进我的怀抱,可是今天没有,我再一次有了不祥的预感。 “你别着急,先坐下听我说……”藤井树向我诉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两个星期前,菲儿第一次逃课,独自出现在藤井树家的楼下。 “婆婆。”当藤井树妈妈下楼买菜的时候,菲儿拦住了她。 “小姑娘,就你一个人?” “嗯。” “你找我有事?” “婆婆,我知道你不喜欢菲儿,可是菲儿很乖很听话的,婆婆你看,这是菲儿的成绩单,菲儿都考得很好,是全班第一名,菲儿在学校小红花榜上也是第一名,菲儿能自己照顾自己,每天都是自己穿衣服,自己整理书包,自己洗澡,自己洗袜子,菲儿还会帮爹一起做饭,菲儿现在也学会洗碗了,菲儿还会帮爷爷捶背,捏退,菲儿……” “小姑娘,你和我说这些干吗?” “我想让婆婆喜欢我,婆婆喜欢我,就会让老师和我爹相处了。” 之后的日子里,菲儿学会了逃学,她逃课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藤井树妈妈能够喜欢她,她去藤井树楼下等着藤井树妈妈,帮藤井树妈妈邻菜,帮藤井树妈妈捏退,挡在藤井树妈妈和狗之间,即使她自己怕狗,而藤井树妈妈根本不怕狗……她尽力做着所有她能够想到和做到的事情,只希望藤井树妈妈能够喜欢她,她认为只要婆婆喜欢她,就会同意我和藤井树在一起。 直到昨天,藤井树看见了菲儿。 “菲儿,你怎么在这,妈,菲儿怎么在这儿?” “我叫这个小姑娘不要跟着我,可是她不听呀,经常在楼下等着我,帮我做事。”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想让我喜欢她,他觉得我是不喜欢她,才不让你和他爹在一起的。”她想让我喜欢她,他觉得我是不喜欢她,才不让你和他爹在一起的。”她想让我喜欢她,他觉得我是不喜欢她,才不让你和他爹在一起的。” “妈……” “你还别说,我还真喜欢这小丫头,这么小年纪,这么懂事听话,长得又漂亮可爱。” “婆婆,你喜欢菲儿了?” “嗯,婆婆早就喜欢你了。” “那你同意老师和我爹在一起了?” “小姑娘,这是两回事。” “嗯?为什么?” “你不会懂的。” “可是……”菲儿的年纪还是无法理解藤井树妈妈的话。 “妈,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还不是为你好,是,我是很喜欢这个小姑娘,可是再喜欢她也不是你亲生的。现在她爹为她,比对亲女儿还亲,你要是和他结婚,以后你们还生不生小孩?而且你知不知道养一个小孩要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她爹又不是什么富豪,以后要养两个孩子是多大的负担?不是你妈不通情达理,是你太冲动,不理解现实的问题,你懂不懂?” “婆婆,我懂了,”在旁边听见藤井树母女对话的菲儿拉了拉藤井树妈妈的衣角,“婆婆,那你同意我爹和老师在一起吧,菲儿不跟着爹了,菲儿会和爷爷一起住,好不好,求求你,婆婆,你答应我好不好,只要你答应让爹有空去看看菲儿就可以了,菲儿没有其他要求,求求你,婆婆,你答应我好不好,要是婆婆不喜欢爹见菲儿,那就不要爹来看菲儿了,只要有时候菲儿能够远远地看看爹就可以了,好不好,求求你,婆婆,你答应我好不好?” 菲儿突然向藤井树妈妈跪下,祈求她答应自己的请求,用世界上最纯真的眼神看着藤井树妈妈去溶化她内心的冰冷,口中不断重复这一句话,“求求你,婆婆,你答应我好不好?” “小姑娘,你快起来,不是婆婆不答应,你那个爹这么疼你,他怎么可能同意不和你在一起?” “嗯……那婆婆是不是答应,只要爹不和菲儿一起,就同意藤井树老师和爹在一起?” “啊…是啦,是啦。” “那菲儿知道了。” “那,菲儿呢?”听完藤井树的叙述,我泪水已经爬满了脸颊,这个傻丫头,原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这个不懂她的爹,一个不问清楚真想就打了她的爹。 “菲儿,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今天下午在学校我就觉得菲儿怪怪的,放学后我越想越不放心,就到你家来了。”藤井是说。 “菲儿说放学自己回来,不用我接,我也很相信她的独立性,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父亲作了补充。 “那还不出去找?”我站了起来冲出家门。 菲儿这个傻丫头离家出走了,只因为她想让我和藤井树能够在一起。菲儿,你到底跑打到哪去了,你有没有吃饭,天冷了,你到底有没有多穿点衣服,今晚爹要是找不到你,你会睡在哪里?会不会遇到坏人?菲儿,你快点回到爹的身边来啊…… 我找遍了所有菲儿平时会去的地方,问过了所有我知道平时和菲儿有联系的同学、家长,可还是一无所获。我已经找了五个小时,而菲儿已经离家出走八个小时了,现在是凌晨一点,这八个小时,菲儿到底是怎么度过的? 我颓然坐在路边,昨晚,如果昨晚我可以问清楚真相,就会明白菲问我的那个“如果她不在我身边,我会不会想她”的问题,今天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我自责地用拳头猛砸着自己的胸口,藤井树拼命拉着我的手,阻止我这个行为。 我抬头看着藤井树,自我的视线里却多出了两个人,藤井树的父母。当我看见藤井树妈妈的时候,终于忍耐不住,不顾后果,向她咆哮起来,虽然我知道我的咆哮也许会让我和藤井树从此再也没有了机会,但是我已经压向压抑我的愤怒,完成这彻底的宣泄。 而藤井树妈妈出乎意料地任凭我咆哮着不说话,发完火的我,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在地上,突然有个念头闪入我的脑海,我想我知道菲儿去了哪里。 在我堂哥和堂嫂原来的住处门口,我终于看见了我的宝贝菲儿,她把一张报纸垫在地上,抱着她的小书包,靠在门上睡着了。她之所以来这里,是想回到自己的家,但是她不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 “菲儿,菲儿。”我轻轻地把菲儿抱起来,摇了摇她。 “嗯……爹,菲儿好想你。” “爹也想你,傻丫头,你把爹都吓死了。” 我把菲儿紧紧地抱在怀里,可适当菲儿的目光停在我身后藤井树妈妈身上的时候,菲儿连忙从我的怀里挣脱:“婆婆,菲儿没有要和爹在一起,菲儿回家来了,爸爸妈妈不在家,菲儿只好在门口等着,菲儿不和爹一起的,菲儿在这里等爸爸妈妈回来。” 我第一次看见藤井树妈妈的眼中闪烁着泪光,这一刻的神态充满了母性的慈爱,她蹲在菲儿的身旁,轻轻地抚摩着菲儿的头:“乖孩子,不用了,你是最好的孩子,你是婆婆最乖的孙女。” 如果说这是一个童话故事,童话故事里有一个小天使,这个小天使就是我的宝贝女儿菲儿,因为有她才能成全这个童话故事。 “现在你妈同意了,我们俩可以在一起了。” “我妈同意了,没代表我同意。” “啊,你为什么不同意?” “我为什么要同意,你自说自话,不告诉我菲儿父母去世的事情,不和我商量一下就这么一甩手走掉了,还把钥匙留下,你不打算回家了是吧?你永远别回去。” “我……” “我什么我,你就想自己一个人扮伟大,你有没有想过我?” “我是不想你再因为我的事为难。” “我恨死你了,你气死我了……” 藤井树抓起我的手,狠狠地在我手背上咬了一口,物理上的作用力让我的大脑接收到神经末梢传递来的疼痛信号,但是心里却因为化学反应感受到强烈的幸福和甜蜜。 “咬完了?有没有好一点?” “好多了。” “那可以嫁给我了吧?” “不行。” “那又为什么?” “你,你婚都不求,就要我嫁啊。” “那,嫁给我吧!” “没听见。” “嫁——给——我。” “没——听——见。” “嫁———给———我。” “嗯,好吧。” “爹,你和藤井树老师在说什么?” “说我们最宝贝的女儿。” “说我吗?” “对,说你。” “爹,藤井树老师。” “你叫我什么?” “爹啊。” “那叫她呢?” “老师……嗯……娘!”

本文由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www.4288.com「H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只要爹和藤井树老师能在一起,要是婆婆不喜欢

关键词:

不是你说我不睡,我只知道现在已经是5

“前些天本人去警局的事情,你早晚替笔者保密,不可能告诉笔者妈。”“笔者也不认得您妈啊。”一位的生存是宁...

详细>>

现今在说本身要不要向女对象交代相亲的事务,

www4288com新萄京赌场 ,和我同来的姑娘一进门就去洗手间了,我一个箭步来到赵妍面前,我希望那个姑娘能够秉承女人...

详细>>

我知道藤井树去了酒吧,可是如果我向美女提醒

今天我“不幸”的被老板召见,向我介绍了这位美国著名大学MBA毕业的空降兵乔灵,一个年纪应该和我差不多大,但...

详细>>

可是我还是想知道她说了什么,甚至从来没有想

“她们说如何?”“黄金时代共只听见王瞳妈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是您爹叫您来偷听大家谈话的啊’,第二句‘...

详细>>